《赛博朋克2077》创伤小组:迷人的概念在游戏中成为了空壳

出海日报|蔚来汽车拟发行13亿美元可转债;北美外卖平台饭团完成3500万美元 B 轮融资

以及,英国支付平台 Checkout.com 融资4.5亿美元,估值达到150亿美元;巴西家居用品平台 MadeiraMadeira 完成1.9亿美元第五轮融资。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次元土豆”(ID:ciyuanpotato),作者:张晓欣,36氪经授权发布。

创伤小组(Trauma Team),作为在夜之城第一个任务中出场的 NPC,每个玩家都会迷恋上它。

赛博朋克2077》游戏初始会提供三种身份供玩家选择,不管你是流浪者、街头小子还是公司职员,之后都会因为不同的任务结识我们的好兄弟杰克,然后和他一起去日本街救一位被绑架的富家女桑德拉。

当你接入桑德拉的生物信号后,面板上会显示她的身份信息:桑德拉·多塞特,NC570442,创伤小组白金会员。

站在一旁的杰克听到后感叹了一句:“白金会员,掉根毛都能把创伤小组招来。”

显然,由于桑德拉的生物信号被黑,创伤小组无法接收到监测信息,而在你拔下障碍物的那一刻,生物监测就会发出提示,称创伤小组将在3分钟内抵达桑德拉的所在位置。

不一会,一艘重型装甲浮空车从空中驶来抵达玩家所在建筑物的阳台上,四位头戴军用战斗级别头盔、拿着冲锋枪的创伤小组成员下船命令你将桑德拉放在他们面前,其中两位成员将桑德拉装载到船上,剩下两位成员朝你举着枪,一旦你过于靠近就会被他们电击。

图片来源于Yotuber @misternoobie

早在2018年,出现预告片中的创伤小组就受到了很多玩家的关注,但在游戏中,像这样被电击或被击杀可能是你与他们的唯一联系。

01 “七分钟救命,不然退款”

在《赛博朋克2077》的世界设定中,创伤小组凭借着从未失效的服务保证、无视客观环境的执行力被视为全世界最值得信赖的医疗人员。

购买创伤小组最高级别医疗服务的客户会被植入一张生物芯片,一旦芯片识别出客户的身体系统出现了问题,它就会立刻通知创伤小组火速赶往现场。如果客户所在地正在交火,创伤小组会使用武器或者浮空车的双自动加农炮一通扫射来确保该区域的安全。

囊中羞涩的居民也可以拨打电话呼叫他们的救援,服务从你拨打电话的那一刻开始计费,直到送至医院,一分钟100欧元。

图片来源:CDPR 官网

《赛博朋克2077》游戏内数据库这样介绍他们:

假设你没有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迷,在倒数生命流逝的每分每秒里也不用担心,因为援兵这就到。首先,你会看到一辆重型装甲浮空车从天而降,用重机枪炮塔把那些想要杀你的王八蛋统统撂倒。然后你会看到一身白绿相间、武装到牙齿的医护人员,你的守护天使。等创伤小组的人员把你救回来,你就会收到需要个人支付的账单,上面可能会有一长串的零,但你还是会笑着再续签半年的保险。

我们通过官方原始资料集拼凑出这支神秘团队的大概轮廓:这些创伤团队所属的 Trauma Team™ 是21世纪最强大的公司之一,于2020年之前在华盛顿州西雅图成立,专门从事快速反应的医疗服务,之后将服务扩张至加拿大、日本、欧洲等地。

自此之后,在任何一所大型城市,都有十多支创伤团队随时待命。一支团队通常由一位飞行员、一位副驾驶、两位安全专员、一位首席 EMT(紧急医疗技术员)和一位助理EMT组成,他们承载着重型装甲浮空车AV-4出行,AV-4中装载有创伤小组公司使用的最复杂的生命支持技术。

出行任务时,飞行员负责驾驶AV-4A,副驾驶员负责装甲的前置加特林机枪,两名安全专员与 EMT 坐在同一隔间中,坐在飞行员和副驾驶员的正后方的安全专员,自动机枪安装在车辆侧面。

EMT 位于车辆后部,首席 EMT 位于患者担架旁边,助理 EMT 位于医疗用品旁边,他们也都备有手枪以进行自我保护。

图片来源:《赛博朋克2077:创伤小组》漫画

《赛博朋克2077》中的创伤小组成员全身武装,看起来好像更适合出现在《切尔诺贝利》中。

其实在公司创立初始,创伤小组并没有如此厚重的防护装备,他们身穿清爽的蓝色制服,无数次从死神手中抢回生命,给民众带来了抚慰心灵的作用。

但在2021年末,大型水下运输公司 IHAG 破产,竞争对手奇诺(CINO)和 OTEC 开始争夺 IHAG 的剩余资产。

进行经济战之余,他们还分别雇佣了美国的武器制造商军用科技和日本的安全部队荒坂公司提供军队和资源来进行战斗,双方的冲突逐渐失控,第四次公司大战开启了序幕。

战争期间,东京、华盛顿、夜之城等主要城市都被卷入冲突,里约热内卢沦为瓦砾,几近崩溃日本政府频频向荒坂公司施压要求他们停下战争,创伤小组也变得比以前更为繁忙。

为了保持政治中立,创伤小组称他们不会响应荒坂或军用科技成员的任何求救信息,而是只响应平民的要求。

由于公司成员能力已到极限,他们新增了费用选项,如果创伤小组在救助客户的过程中进行了战斗,将会按战斗率收取额外费用,但即使这样间接提高了费用,创伤小组仍然每日被电话所淹没。

2023年,第四次公司大战结束,创伤小组公司也幸存了下来,但战争导致的医疗体系的崩溃、医疗资源和人员的紧缺等问题仍难以得到解决。

创伤小组也受到了影响,他们加强了武装,戴上军用规格的头盔,远不及过去的医疗水平让他们被扣上“急躁、劳累”的标签。

创伤小组的头盔,图片来源:《赛博朋克2077:创伤小组》

到了2045年,创伤小组改变了收费标准,将保险套餐减少到两个级别:每月收费500欧元的白银级和每月1000欧元的专家级。

大多数公司的警察都获得了全面的医疗保险,公司高管则根据级别获得套餐级别。他们成为了一个独立的专营权团体,几乎垄断了夜之城的医疗服务。

2077年,创伤小组保险套餐分为三个等级,白金级套餐是最全面昂贵的选择——团队响应时间只需要3分钟,还包括24/7全天候监控、外科手术和纳米手术、按需整形手术等服务。

赛博朋克作品中通常存在这样的公司,他们通常是取代政府成为权力中心的跨国企业,利用技术手段不间断地掌控着民众生活的方方面面,要求民众绝对服从,持续提供着造成高强度感官刺激的商品向民众注入精神吗啡,一针又一针,不断加大剂量。

按照这种定义的话,创伤小组似乎不属于故事中的“反派”,但其私有化服务的定位,就注定他们是在间接维护着统治阶层创建的社会秩序。

游戏开发商 CDPR 本来可以在其中塑造出很多饱满的人物和剧情——当营救客户成为最优级甚至唯一的目标。

初心应是救死扶伤的医疗人员因为组织规定放弃救助失业民众,安全团队只能抛弃伙伴的尸体乘上浮空艇,在这些触动人性、拒绝异化的时刻,创伤团队的内心与行动是否会产生迟疑?

哪怕就一条类似开导抑郁症警察的支线任务,我们也可以从中一窥这个神秘组织的另外一面。

为死去的同事伤心的创伤小组成员 Nadia ,图片来源:《赛博朋克2077:创伤小组》漫画

但很可惜,他们表现得像是游戏布景的一部分,在街头遇到创伤小组,当我慢慢靠近他们的时候,他们头上就显示危险标识拒绝接近,接下来,他们装模作样地整理了一分钟行李后,就直接消失在了画面中。

Reddit 中有很多人对创伤小组在游戏里的表现表示遗憾,“出色的设计,出色的概念,但他们在游戏中的表现却如此苍白,执行完任务后基本上没有任何相关性。”

他们想要成为创伤小组的一员,并期待 CDPR 之后能将此内容作为付费扩展包后续推出。

玩家们的一个猜测是,为了赶在 deadline 前交上作业,CDPR 制作团队可能进行了一些妥协。

在CDPR 之前发布的游戏试玩视频中,当创伤小组将桑德拉运到浮空舱准备离开的时候,V往前走了几步冲他们喊了一句能不能搭个便车,但在实际游戏中,V上前走只会被电击,扭头后杰克喊你抓紧离开此地。

02 在漫画中感受更多的魅力

游戏中的遗憾可以靠漫画弥补,去年9月,CDPR 与 Dark Horse Comics 合作推出了漫画《赛博朋克2077:创伤小组》。

编剧为参与过《死侍》和《美国队长》创作的 Cullen Bunn,漫画共有四话,目前已完结。

漫画主角名为 Nadia,她是创伤小组的助理 EMT,也是一次客户救援行动中的唯一幸存者。

在那次行动中,安全专员——其中有她的男友,被交火双方击杀后,一位手拿双刀的杀手从天而降击杀了主 EMT,眼看下一个死的人要轮到自己,前来帮忙的其他创伤小组成员赶到了现场,让 Nadia 逃过了一劫。

从那之后,她时常陷入不安与回忆之中,夜不能寐。

再次出行任务时,进入一栋大楼找到客户的 Nadia 发现,等待救援的客户就是当初拿着双刀杀死她同事的杀手。

通过漫画可以获取的信息是,公司给每位创伤团队成员都装有控制器,以便及时察觉他们身体或心理的亚健康状态。

出行任务时,所有阻碍他们救出客户的人都要被无差别“清除”,包括同事,安全专员 Gordon 被帮派击杀后,Nadia 尝试着救他,但同事 Stratted 却让 Nadia 放弃 Gordon 去专注救助客户,“我们的工作就是让客户活着离开这里。”

身受重伤的杀手此时也没忘嘲讽他们:“是啊,顾客永远是对的。”

图片来源:《赛博朋克2077:创伤小组》

漫画的主要议题是创伤小组与客户的关系,或者可以说是创伤小组“顾客至上”这一价值观与人性的冲突。

在这种对决之中,主角 Nadia 在漫画中完成了自我解放。她当初加入创伤小组的初衷是为了帮助他人,经历了一系列失去后,她陷入了自我怀疑。

不过为了重返岗位,她还是为内心的罪恶感找了个借口开脱,“对于公司来说,我做了一些好事,我保护了客户的生命。”

但之后,杀死同事的凶手就站在眼前,与男友和同事有关的记忆碎片不断袭来,Nadia 最终还是做了一些不符合“公司价值观”的选择。

创伤小组价值观与人性的冲突之一在于,他们将人类的生命视为商品并分为三五九等。

出行任务中,他们躲到了一个贫民家里,家中母亲向他们寻求帮助,想让他们看一下自己发烧的女儿, Stratted 推开了她们,“你们不是任务的一部分。”他对Nadia说:“那个小孩子不是我们的客户。”

另一层冲突是“顾客至上”规定与个人情感的冲突,哪怕客户是一个无恶不作的混蛋,创伤小组也要将他解救出来,即使需要搭上同事的生命。

这是多么可悲的情境,当我们成为某个组织的一员,成为某个大型流水线的螺丝钉,我们就像机器一样需要摒弃“杂念”专注完成公司设定的程序。

当然,单纯就职业道德来说,以坚定的意志完成任务是值得称赞推崇的行为,更何况 Nadia 的职业初衷就是帮助他人——杀人犯也是一条生命,但当这种道德与所爱之人摆在一起时,总会让人感到无力。

Nadia 和她男友 Dobbs 讨论过关于客户的问题,Dobbs 害怕他们的关系会影响之后二人出行任务时的决策——这样一来,同事的命会变得比客户的命更重要。

Nadia 问他:“救客户,或者救我,你会选择什么?” Dobbs 说:“Nadia,你不会想要知道这个答案的。”

闪过这段回忆后,Nadia 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将枪对准客户,“他当着我的面杀了我的伙伴,并且他乐在其中。” Stratted 听完后让她把枪放下,“This is the damn job.”

图片来源:《赛博朋克2077:创伤小组》漫画

我毫不怀疑,如果 Nadia 开枪的话,Stratted 会杀掉 Nadia 然后拼死救活客户。最后一话中,这样的情景出现了。

Nadia 从黑帮手里救下了客户,她把客户送到支援的浮空车前,眼前再次浮现死去的同事。

她说:“我完成了任务,每个人都死了……但我救出了客户。”这句话过去暂时安抚了她内心的负罪感,但现在她拔出了枪抵在客户头上。

其他创伤小组成员齐齐将枪对准了她,Dobbs 的影子在她背后出现,劝她不要为他丧失生命,Nadia 说:“我这样做,不是为了你。”

枪口的闪光模糊了 Nadia 的脸庞,最后只剩下地上的子弹与血渍。

Nadia 的故事没有出现在游戏中让我感到惋惜,我甚至想从 V 变成 Nadia 以探视自己的内心。

《〈赛博朋克2077〉:当战舰于猎户座的边缘燃烧殆尽后,赛博朋克的一切,如泪水溶于雨中》一文指出:

在游戏中,那些属于赛博朋克的,游走于冰冷城市中莫名生起的思念,在永生面前对自我存在意义的怀疑,以及就此引发的自我毁灭的冲动,统统消散了。那些悲情的、微妙的、充满孤独感的情绪,被口号式的演讲、激烈的愤怒和血腥的战斗完全盖过。

如他所说,游戏前期的主线剧情如同GTA(《侠盗猎车手》)系列一样需要不停地见面交谈接任务战斗,我们体内的伙伴强尼银手狂妄粗鲁,愈发让我怀念死去的杰克。

反而是一些支线剧情让我回味至今,比如帮助德拉曼这个建立起自我意识的人工智能寻找他散落在各地的情绪与人格。

游戏初始,我沉迷于开车探索这座繁华复杂的城市的每个地点,和各式各样的角色打招呼,但越是了解夜之城,越能感觉光鲜幕布下的空有其表,创伤小组的“消失”就是佐证之一。

36氪领读 | 俞敏洪:在充满不确定的时代,做确定的自己

​俞敏洪心路历程全盘分享,充满长者智慧,能够帮助读者学会正确看待自己、考虑未来,尤其是对于“逆商”的培养,具有重要启发意义。

About: mkkj